第四节  科举   (显示原文件)   
    第四节  科举
    科举制度始于隋。光绪《鄞县志·选举表》于唐列贺知章、莫彦修、任行规三人。《鄞县通志》以均非本县籍删去。今从后说,记贡举自宋开始。
     一、两宋科举
    宋代科举有制举(由皇帝临时决定)、常贡、学选、童子举、武举等门类。常贡分进士、九经、五经、开元礼、三史、三传、学究、明经、明法等科,而得人最多的为进士科。宋320年间,鄞县考取进士718名,占宋至清进士总数的60.7%。贡举程序,先由各道举行“秋试”,及格的称贡士或举人,贡之于礼部。再考称为“省试”,其第一名称“省元”。省试及格者进入殿试,录取的为进士,其中第一名称“状元”。全县历史上共有状元6名,而南宋自绍兴二十四年(1154)至嘉定七年(1214)的61年中就占了4名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进士之外的其他各科所取人数较少。全县仅有真宗时许恽举“同三传”,哲宗时张宏举“经明行修”,陈秉、史诏举“八行”,陈之翰、于定举“遗逸”。高宗时徐子寅举“刑法”,王壁举“博学宏词”。理宗时王应麟、王应凤举“博学宏词”。此外,规定“凡童子十五岁以下.能通经作诗赋,州升诸朝。而天子亲试之,)(《中国封建社会教育史》P240),嘉熙元年(1237)县人应翔孙中童子科(光绪《鄞县志·选举表一》卷二十P30)。
    仁宗至高宗间以武艺与策义选武举。宁宗时(1195—1224 )县人卢元吉等14人中武举,其中范良辅为“武举释褐”(即武进士)。
    太学自熙宁四年(1071)起创三舍法,始入太学的为外舍生,经考试逐级升内舍生,上舍生。上舍分三等,优等者中以分数多者为“状元”。其名望重于科举状元。全县上舍出身的共32名:徽宗时5名,其中顾文为“上舍魁郎中”,楼玮为释褐,(释褐为由皇帝赐以袍靴,属进士待遇)高宗时释褐有高闶,孝宗时有袁燮,宁宗时9名,其中宣缯为“两优释褐状元”,黄定、汪之道、邵明仲、庄端孙、陈簵等5人为释褐;理宗时16名,其中严畏、叶成子、沈恽、汪之林、臧梦解5人为释褐。
    二、元代科举
    元初不重科举,至皇庆二年(1313)才议定程式。至元元年(1335)起诏罢科举达六年之久。恢复后,从“四书”出题,并规定用朱熹《四书章句集注》,从此,程朱之学控制了元明清三代的科举和学校。元代科试分左右榜,左榜只考二场,且试题较简浅;右榜得考三场,试题较繁深。全县左榜进士3人,左榜乡举5人,都为蒙古人和色目人。右榜进士史駉孙、程端学、刘希贤、康元吉及右榜乡举9人为汉人。此外,袁桷和袁士元由“徵辟”(由布衣直接为仕)得举。
    
    三、明代科举明代科举更为完密,学校成为科举的附庸。洪武三年(1370)诏令“自今年八月始特设科举,务取经明行修,博通古今、名实相称者。联将亲策于廷,第其高下而任之官,使中外文臣皆由科举而进,非科举者毋得与官”。(《中国封建社会教育史》P382)于是京师和行省各举乡试,是年,鄞县有举人3人,贡生20人。次年会试,鄞县王敬中、屠养浩、包莘3人中进士。三年至五年,各行省连试三年。天下初定,官多缺员,后二次乡试中试的举人俱免会试,赴京听候选拔作官。全县四、五两年,共有举人11名。后因“所取多后生少年,能以所学措诸行事者寡”(《中国封建社会教育史》),遂令有司察举贤才。洪武六年(1373)起罢科举,直至十五年复设。故在六至十六年中,全县属于“徵辟”的达24人。其中举明经的6人;举茂才、人材、儒士的各2人;举秀才、文学、贤良、贤良方正、孝悌力田的各1人;其他的7人。所授官职,如鲍忠、张材、赵世麟、赵益清等都任监察御史;单仲友、纪堂、姜敬章分别授国子助教、国子学录、国子博士并监丞;王宾、崔植等任郡学教授。此外还有任地方官员的。
    洪武十七年(1284)礼部颁行科举定制。按“郡试”(小考)、乡试、会试、殿试(廷试)程序进行。殿试结果,分一、二、三甲,一甲三人,即“状元”、“榜眼”、“探花”。明制状元授修撰,榜眼、探花授编修。二三甲考选庶吉士者,皆为翰林官。天顺二年(1458)“非进士不入翰林,非翰林不入内阁,南北礼部尚书、侍郎及吏部右侍郎非翰林不任”(《中国封建社会教育史》P385)。在明代276年里,全县未出状元,有5名榜眼,1名探花。榜眼杨守阯授编修,榜眼丰熙、余本、陆钱、葛世振和探花余有丁授翰林编修。
    明代全县有进士277名,举人732名,其中武举9名,解元(乡试第一名)11名,“武状元”1名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四、清代科举
    清代科举与明代大体相同。
    州县的“童试”是科举的初步,参加童试的称为“儒生”或“童生”;录取后称为“生员”或“库生”,俗称“秀才”,取得入府学或县学读书的资格。童试考生入场时须接受“承差”的搜身检查。考试分四或五场举行,终场后出长案依名次前后录取。由县署将其姓名备文送交本县儒学署,再送至督学院,待督学使者来临即举行院试,分正试、复试两场;正试试两文一诗,复试试一文一诗,并默写《圣谕广训》百数十字。光绪六年(1880)正月《申报》报导说:“新正初六日,宁波府宗太守考试鄞县文童,正场四鼓点名,大门外先由教官开点,每人给一竹签,再由九曲文栏到二门缴签给卷,无签者不得闯入,鱼贯而进,并不拥挤。封门出题,众童见题纸上‘滕’字缺一点,遂即喧哗,太守不得已乃易纸重书,众童始归号作文云,首题‘今滕’,次题‘然则子非食志也’。诗题‘赋得人日题寄草堂’(五言六韵)。并悉初八日考慈、奉、镇三县文童。”
    此外,有直接选送入国子监读书的生员称贡生。因入选途径不同大致分为“五贡”。每一至三年由地方选送年资长久的廪生入国子监肄业的称“岁贡”;逢国家庆典进贡的称“恩贡”;每三年各省学政就本省生员择优保送中央参加朝考合格的称为“拔贡”,乡试入副榜直接送往国子监的称为“副贡”。此外,还有廪生捐资的“廪贡生”、增生捐资的“增贡生”、附生捐资的“附贡生”等。鄞县清代“五贡”人数共551名: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乡试通常每三年一次在省城举行,遇国家大庆、大典另特开恩科。取中的正式发榜,即为正榜。另取副榜举人若干名,称为“副贡生”。乡试在文科举行之后同年十月举行武科,外场试马射、步射、技勇,内场默写武经。全县清代267年间有举人888名,其中武举188名。第一名称解元,全县共8名,其中2名为武解元。
    
    乡试次年的春天,由礼部举行会试,南闱应天、北闱顺天,合称两闱,由举人应试取中称“贡士”,亦称“中式进士”,第一名称“会元”。此后由皇帝主持殿试策问。参加殿试的贡士取中后统称为进士,殿试仍分一、二、三甲。第一甲录取三名,仍分别为状元、榜眼、探花。县人史大成、章鋆分别中顺治十三年和咸丰二年状元。武进士也须经复试而应殿试。全县顺治时有武进士3名,康熙时11名,其后再未有过。
    
    此外,清代全县因“徵辟”得官的10人,其中举博学鸿词科的有康熙十八年(1679)的陈鸿绩、徐懋昭和雍正十三年(1735)的万经、全祖望、陈撰等五人。
    八股取士控制明清科举年代之久(1487—1898),为害之剧,使士子思想僵化。光绪三十一年(1905)八月,才正式下诏“立停科举以广学校”。全县最后一批举人为光绪二十九年(1903)的张恺、俞安时、张寿镛三人;最后一批进士为光绪三十年(1904)的忻江明和高振霄。是年甲辰科,称为末科。

<<上一记录 下一记录>>